圆Satoshi圆

Arashi 蓝担+大宫SK

隐家【sk】-12




二宫找到了爷爷的房间,爷爷的房间没有关门。站在门廊外一米,可以清晰看到一个逆光的剪影坐在窗边,像在小酌。他竖起一对耳朵,长发散在地板上。从身型看来,正当年,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迹象。

该怎么办呢?

二宫在门口犹豫着,他不太确定面前这个人是不是他爷爷,至少传统意义上的爷爷应该流露出岁月的痕迹,不该是这种清爽如少年般的状态。

“和也?你来啦?”

是那个剪影发出的声音,用一种不可一世的腔调,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话语中又夹杂着若隐若现的温柔,显得纠结。

“进来吧。”声音再一次响起。

知趣的迈开了步子,二宫朝窗边走去,还不习惯自己有尾巴,不知道该如何去靠尾巴把握身体的平衡。二宫这几步走得尴尬,四条尾巴碍事的拖在地上,发出沙沙声。走近了那扇窗,暗淡的晨光从窗外射了进来。借着这点光亮,爷爷的面容映在自己的眼里。

像还是很像的,只是爷爷的面容神色比起二宫多了分清冷。二宫的眼睛是琥珀色的,而爷爷的眼睛却是青蓝色的。

“给,陪陪我。”

爷爷递给二宫一个空酒杯,“我知道你酒量糟糕,量力而行。”

二宫拿起桌上的的酒瓶,酒瓶圆润光滑,像是某种名贵的玉,本想给自己倒杯酒,可目光却停在瓶身上下不来。

这里的一切对二宫来说既新鲜又熟悉。他记得这复杂的杯口需要映着狐火才能倒的出酒,甚至有印象爷爷喜欢喝温的酒,却记不住面前的青葱少年是他的爷爷。

“你偷了这个瓶子,卖的钱就够你念完大学的了。” 爷爷看着二宫,调笑说。

“没。” 二宫赶快为自己斟上一小杯酒,“我没那个意思。”

爷爷半眯着眼看二宫把酒倒到杯里,

“你眼睛里写了很大的钱字,掉地上能把地板砸穿。”


“这是什么酒啊?” 二宫把酒杯放在面前,却闻不到任何酒精的气息。

“就是酒。狐狸修行喝的。” 爷爷笑了笑,“提醒过你哦,量力而行。”

二宫用舌头舔了舔,“啊,奇怪。”

“味觉都变了?你屁股后面那个不是尾巴了?” 爷爷笑了笑,眼底还是那一汪清冷的寒气。

怎么说呢,如果真的是高处不胜寒的话,那他的爷爷周身透出的寒气只能说明他处在一个充满孤寂的制高点。

二宫咽下的一口酒突然变成一股热气在体内窜来窜去,他用力深压了一口气,可那股热气却直接冲向脑顶。

“这是什么……”

爷爷看着神色慌张的二宫,“你别紧张,就是一口酒而已,咽不下吐了也罢。”

二宫不是轻易服输的人,咬了咬牙使劲忍着体内那口如脱缰野马般的酒,“我就剩下4条尾巴了,我可不想输给这口酒。”

“你体内还有种子。” 爷爷一口干了杯中酒,将酒杯放在桌角,缓缓地抬起头。

二宫的整张脸已经涨成粉红色,豆大的汗珠砸在了地上。

“你是单凭人类的力量忍啊,你不懂走气息的吗?”爷爷不敢上前帮忙,只是拧着眉头自顾自的跳脚,他孙子那股韧劲也是驾驭不了,随他。

终于,二宫的气息平静了下来,爷爷走上前托住了二宫的肩膀,在二宫胸脯一起一伏间,爷爷小声嘀咕了一句,

“和也,种子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二宫和也扶住爷爷的大臂,发现爷爷的身躯比自己高了很多。抬眼望向爷爷,“那你您不能帮我拿出来么?那个什么吸收人类精气的种子。”


爷爷笑了笑,扬起了和服的下摆,

“这件事就只能让你知道了。”

二宫清楚的看到了爷爷的身后也有不只一条断尾,爷爷朝着二宫苦笑了一下,“我在你的身体里种下的种子,现在我却没有法力解开了。”

“为什么会这样……”在母亲和姐姐的谈话中,二宫确信尾巴对于他们族类有着不可撼动的重要性。

“那两尾拯救了被你烧死的狸山生灵……所以,现在的我没办法帮你了。”

爷爷笑的很哀伤,“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大好人。若是知道现在是这般光景,我情愿用那两尾来救你。”

“爷爷……”

“嘛,都过去了。不过,我不想让你继续误会我……”

“所以我没有办法回到人类身边了么?” 二宫神色黯淡,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可以封印,但不是长久之计,和也。现在才是最原本的你,像没有梳妆的戏子最原本的模样,你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那,大野身体里的狐尾能取出来吗……”酒在二宫体内再次发作,可这次二宫神色平和了许多。

提这个问题的时候,二宫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果能解决,那么十几年前问题早就该解决了,但他不甘心,觉得化成语言文字才能解除心理的不安。

现如今的的爷爷,连自己体内吸收人精气的种子都无法去除,更别提大野智体内那蕴含着自己千年怨气的狐尾。

难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偏偏千年的记忆都在大野智那里,这个铃铛二宫自己是怎么系上的,完全没有印象。大野本人也说过梦是没有逻辑的,让一个连历史课都弄不明白的人去考察千年前自己的思绪,就如同让大野加修了一门没有学分的二宫和也史,二宫觉得行不通。

不出二宫所料,爷爷没有回答。但他突然燃起一团狐火,将它变成通透的球形,“和也,这四个人在山门找你。”

二宫看见 大野,樱井,相叶,松本四个人正轮番盯着大野手机屏幕的导航,在爷爷口中的山门徘徊。

“人类真好啊,虽然弱小,但却能彼此扶持。”

爷爷收起狐火,朝二宫笑了笑,“要不,我送你出山吧,你看他们几个急得到处乱窜,踩死了不少花花草草。”

“可是……” 二宫蹙了眉,“那个,狸山的妖怪,不会去攻击智吗……”

“你都被我捡回来了,那帮小妖暂时不会兴风作浪。”

“那个……松本和樱井……”

“樱井和松本是人类对吗?你担心吸收他们的精气?”

二宫点了点头。

“那个樱井身上有兔医家的印,你暂时影响不到他。”

“兔医的印?”

“那两个家伙。” 爷爷讪笑了一声,

“也不知什么时候亲过的,兔医家族自古以来就善良,估计早先就嗅到了你的气息才在樱井的唇上留了印记。不过那个叫松本的,估计得想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有主意了,但是不告诉你,你能把我怎么着?”

二宫笑了笑,看来不仅是样貌,连这股小恶魔劲儿都是随了爷爷。

爷爷从背后推了二宫一把,“愣着干什么,你刚才发呆的当儿,那个相叶不小心踩死了一只独角仙。赶紧走,出去见见他们。”

爷爷摇身一变,藏起了耳朵,换上了一件青蓝色的T恤和宽松的牛仔裤。

二宫十指摊开,看着自己长的令人发指的指甲不知所措。

“你的耳朵尾巴就这么带出去?”

“我不知道怎么弄……”

“真是蠢啊。”

爷爷笑着扬起一团烟雾,收起了二宫的耳朵和尾巴,为他换上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这衣服对爷爷来说是普通,给二宫穿上却是异常的帅气,修身的裤子短款的t恤,剪裁别致,颜色搭配也恰到好处。

爷爷看了看他的宝贝孙子,觉得哪里不妥,转身又在他的T恤正前方画了个海鲜酱油的广告,

“这还差不多,你不是爱穿有广告的嘛。”

二宫低着头打量着胸前海鲜酱油的商标,琢磨着超市究竟有没有这个牌子。

“嘛,和也,先回到他们身边吧。” 爷爷走在前面,周身扬起一股谜一样的云雾。紧随身后的二宫不太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爷爷突然转过身,拍了拍他的头,

“我虽然不能把你变回那个叱咤风云的九尾狐,但我还是可以把你变成一个普通人的。”爷爷顿了顿,“毕竟你是我的亲孙子,就这么变成了人,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呢?”


爷爷摸了摸二宫的脑袋,又回到了那种目中无人的语气,“你好像长的不高啊。”

二宫把爷爷的手甩开,“我挑食,而且我爷爷没教过我挑食对身体不好。”

“你可真是我亲孙子。”



“你讨厌人类吗?”走在爷爷身边的二宫突然发问,“狸子爷爷还有我,人类总是让你……难过……”

“我之前不懂人类,只是觉得是和我们最相近的动物。可现在觉得,虽然弱小,但蛮温暖。不过我还是讨厌那个狸孙子。”

“狸孙子?”

“那个什么大野智,把我们和也抢跑了,我真后悔带你下山下棋。你那时候,小小一只狐狸那么一点点,怎么就懂得谈恋爱呢?”爷爷用一个手掌比了比,“而且,老狸那孙子呆的呀,活脱脱像一个狸子。”







是松本最先从一团烟雾后面看见二宫和也的,二宫身边还有一位颜值极高的帅哥。松本当然想不到这个人是是二宫的爷爷,单纯的用一种审美的眼光打量着这陌生人。这个人的身材比例比起相叶雅纪更胜一筹,松本悄悄的回头看了看相叶,相叶似乎还没注意到走过来的二宫两人,和樱井挤在大野的手机屏幕前嘟囔着什么。

“是个好苗子。”松本自言自语。那位不知名的帅哥突然和松本目光对上,邪媚的一笑,

“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制作人MJ,能见到你真是荣幸啊。”


爷爷傲气的声音和俊郎的外表瞬间吸引了另外四个人的目光。二宫侧身躲到了爷爷的身后,觉得略微有点尴尬。

“你是谁?”松本警觉的看了过去。

相叶立刻窜到松本身边,“你可别乱说,MJ可是我偶像,他只是个警察,公务员。”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松本的警觉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他从未在任何艺能界的人面前露过脸,身份全部伪装过。处女座的他认为已经做到天衣无缝,被人识破略微有些不甘。

爷爷笑着拉了下松本的胳膊,“我们借一步说话。”


二宫看到松本的手腕上出现了一圈光环,又看了看相叶,相叶朝二宫点了点头。



“二宫老师,你没问题吧,刚那位是……”樱井突然跑了过来,看着互相使眼色的相叶和二宫,一头雾水。

“我是他表哥。”二宫爷爷搂着松本润的肩膀走到樱井面前,“我家和也之后就麻烦你们了。”

“我就不打扰你们几个叙旧了,我家小美丽一会就到了,我得去接她。”爷爷打量着着凑过来的三个人,摆了摆手就转过身去。

“小美丽,”二宫用鼻子哼了声,白了他爷爷一眼,“表哥您好走,给表嫂问好。”





“智呢?”二宫和也四处张望着,没有发现大野的身影。刚一时过于担心松本的精气问题,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大野这颗挂在脑内铃铛竟没有敲响。

“那边树下。”

樱井伸出手指了指,大野正靠着树睡的甜香,“这家伙三天没合眼。”樱井说,“这几天可把他愁坏了,我都没见过他这么慌张,眼睛瞪的圆溜溜,感觉他这三天把这三年的力气都用光了。”

“你交了个不错的男友哦。”松本也凑了过来,二宫又仔细看了看松本手上那一串光环,才缓缓的开了腔,“我也不是那种眼光很差的人……”


二宫离开另外三个人,走到大野沉睡的树下,俯下身看着大野的脸。一瞬间,他想起大野来给他送吉他的那一晚,也是一副困的不行的样子。这人真的很爱困,不管在哪里都睡的香甜,像个团子。

二宫想伸出手戳一戳大野鼓起的脸颊,却也想让他多睡一会,手举到半路停了下来,悬在半空中。

大野的鼻子缩了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正看着二宫举起手指在面前。

“诶,醒了?我明明没碰到你啊?” 二宫神色微微显出一丝诧异。

“我感觉到了。”大野笑了笑,握住二宫举起的手,转了一下,握在手心。

“感觉到什么了?”

二宫觉得自己耳根灼热,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然后又摸了摸狐狸耳朵的位置,那对儿毛茸茸的耳朵完全不见了踪影。

“你的温度。”

二宫微微的张开了嘴巴,回握住大野的手。

“我知道,我身体里有你的一部分。我们是连在一起的。”




回去的车上,樱井开车,二宫强迫松本坐在副驾驶。大野坐在窗边,眼睛半闭着,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

“我们把你们送回我们家,然后,我们三个要去趟相叶家。” 樱井对二宫说。

“也没必要吧。” 二宫把牵着大野的手松开,“我们也没有多需要独处。”

“不不不,不是不是。” 相叶接上了话,“之前MJ拿来的曲子,我和小翔在一起填词。曲子很好听,但是音域太宽,我不是很自信。”

“你的曲子,我给这个人气爱豆了。”松本回头看了看二宫和也,“我本来也想问问你,你自己想不想用这个单曲出道。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觉得你还是有你想做的事情,好像也不是特别想抛头露面。”

“不过,小和,啊不,Nino,我如果唱的MJ不满意,他说了这歌歌就不给我唱了。他说一定要让你出名,说你要赚学费,必须得找个歌神。”

“Nino,你,要不要唱唱看。” 前座的松本彻底转过身,看着二宫和也的眼睛。

“很想听呢。” 撑着下巴的大野望着车窗外。

“可是宣传之类的,会影响二宫读书。你们学校学分太难赚,也不能让你们夫夫二人都不毕业。总之先让相叶录音看看,让成果说话。”

松本说完转过身去,相叶吐了吐舌头把手摊开。






二宫和也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大野智端过来一盘葡萄放在他面前,

“为什么是葡萄?”二宫换了个方便拿葡萄的姿势,抬头看向大野。

“不都是说狐狸想吃葡萄吃不着么?”

“你才是狐狸。”二宫白了大野一眼。

“我算狐狸么?伺候狐狸的家伙罢了。“

大野坐在二宫的身边,整个人摊在沙发上。二宫揪了一粒葡萄,放在大野手心,

”这剧很逗,”二宫摘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葡萄真挺酸的,还不是季节。”

“这讲的是火烧本能寺呀,”大野揪了一颗葡萄放在嘴里,咬了一下把嘴咧开,“所以狐狸不吃葡萄是因为葡萄真酸。”

“不过,”大野盯了盯电视屏幕,“当时的火并不是这样的。”他回身从打印机里抽了一张白纸,拿了只圆珠笔,草草的画了一幅画。

画面的背景是肆虐的火焰,正中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举着一位衣着朴素的大叔正从火焰中往外逃。

二宫惊讶的抚摸了画中两位主人公的脸,“这是,我们吗?”

“嗯。”


二宫从沙发上弹起来,扯住大野的胳膊,“你想起来了?”紧接着,不等大野回复,二宫连珠炮的说起来,“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狸山一族告诉我,一般人承受不住这些记忆的!”

“没什么的。”大野皱了皱眉,把二宫掐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拿下来。

“真没什么?你没必要怕我担心的,毕竟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大野沉默了片刻,看着电视里的織田信長在大火中自杀。

“困。非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野笑了笑,露出一排牙齿,与一脸紧张的二宫不在一个频段上,“真没事的,就是困。”

“这些记忆,不会让你为难吗?”

大野摇了摇头,“没有,大体上都是你很喜欢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可为难的。不过,好在我可以帮你背负这些,我很珍惜的,这样才能理解之前你的痛苦。”


“对不起。”二宫低下头小声嘟囔着,大野抬起二宫下巴一连塞了三颗葡萄在二宫的嘴里。

“那,你知道我怎么能变出耳朵和尾巴吗?”二宫嚼着葡萄,认真的看着大野的眼睛。

二宫距离大野很近,近到大野可以看到二宫脸上细细的绒毛。这次去狸山,彻底恢复二宫千年记忆的大野已经无法忍受二宫散发出的体香,大野的思绪开始混乱,头脑也有点发胀,身体的内部像燃起一把火。

大野不是没有想过那样的事,哪怕想起这些羁绊之前。

可觉得恋人间步伐迈得太快会很容易把对感情的注意力转到感官上的冲动。大野不想这样,至少需要多了解彼此一段。


已经吃到过二宫这颗葡萄的人,又怎么能欺骗自己说这颗葡萄不诱人呢?

大野坐回去,把两条腿蜷到沙发上,头埋在双膝之间,不敢看二宫,他脑袋里装着一千年的罪恶,怎么能在现在这样档口释放出来。

“是靠气息。”大野闷声哼着,没抬头。

“你能试试看吗?” 二宫听不清大野的声音,只能靠得更近了。

“我不是狐狸,所以不能。”

二宫把手伸到大野的膝盖里,挖出大野埋得很深的头,“你帮帮我啊,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至少让我能发挥一些作用,我是说,在需要我这方面能力的时候……”

二宫两只手放在大野的脸颊上,察觉到大野脸上异样的温度,肤色深的人脸上的红晕并没有那么容易被盖住,捧在二宫手掌里大野的脸就像是赭石色的巧克力球。


“发烧了?”

大野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了?”

大野从沙发上站起身,不自然的端起了葡萄盘子,

“那个,你变成狐狸的办法,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不过……”

“不过……什么……”

“那个……”大野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那个……总之,你要先去洗个澡。”


在大野半命令下,二宫拿着大野的家居服一头雾水的钻进浴室里,明明是在大野的个人浴室,二宫还是闻了闻沐浴露的味道确定这香波不是樱井的才挤在手心里。

洗澡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呢?用气息吗?二宫打开花洒,把水流调到最大,将沐浴露打成泡泡涂在身上。

水温很低,看来大野不太喜欢热水,泡澡的浴缸盖着盖子,似乎大野也不太喜欢泡澡。

认识几千年了,可却对对方一无所知。二宫的手从自己的颈项滑倒腰间,用手拍了拍自己的一块腹肌,

“唉,肌肉都没有。可以吗?有这么弱小的九尾狐吗?”

不太有自信的二宫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腹部,虽不够有肌肉感,但皮肤还算顺滑,如果大野……二宫一下子联想到那只手如果是大野的,

二宫的手停在自己的肚皮上没有动,脸却蹭的一下红了。

浴室的水刷的冲洗在地面上,二宫却感觉浴室里静的让人害怕。

他幻想着如果现在大野在自己面前……

蹭,耳朵和尾巴就那样毫无征兆的蹦了出来,吓得二宫往前一跳。耳朵上的毛迅速的被水打湿,贴在二宫的头上。

“究竟是怎么了,耳朵就出来了?”




“我,搞定了。”浴室里的二宫拉开了们,拖着四条长尾站在大野面前。他拿着家居服,毛茸茸的尾巴根本没办法穿。

大野突然听到浴室里二宫的声音,抬头一看,看到一丝不挂的二宫,手一松,干脆把手机摔到了地板上,
“那我也去洗一下,你找个合适的衣服。”

二宫拖着四条尾巴,在地板上留下一条条水迹。二宫捡起大野的手机,屏幕被摔裂了,像绽开一朵好看的冰花。二宫点亮了屏幕,看着屏幕上大野搜索的关键词:

男男第一次该怎么做?


二宫关掉了屏幕,打开了大野的衣橱,想翻个睡袍,至少能把他的尾巴装进去,又能遮羞的衣服。

大野一共没几件衣服。二宫看着大野浴室里露出的微光,现在,在大野的房间内,能派上用场的,只有那张大床。

有些事情,在该做这些事的年龄做下去,可能会顺其自然。可托太久的话,仿佛变成了一种仪式,二宫扯了大野的被单,不是很自信的盖住自己的身体。

“听天由命吧……也许前前前世的时候,我还是有腹肌的,曾经让他满意过……”


(o^^o)
对不住大家了,因为这两周真是情绪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写成什么样了。

评论(1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