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Satoshi圆

Arashi 蓝担+大宫SK

隐家【sk】-final

%%%%

大野醒来的时候,二宫还在睡着。

 

二宫不长不短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盖住半个耳朵。大野用一只手肘撑住身体,朝二宫的方向靠了靠,又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发现二宫那对儿狐狸耳朵不见了。

 

半惊喜半好奇的大野蹑手蹑脚的溜下床铺,轻轻的掀开了盖在二宫身上的被子,意料之中,尾巴也消失了。大野把被子悄悄地盖在二宫身上,穿好衣服出了自己的房间,揉着后颈嘀咕着,

 

“唉呀,怎么现在那尾巴才没呢。”

 

 

昨夜很艰难。

 

 

经验不足的两个人,带着第一次的羞涩和某种不得不尝试的使命感。以及,夹在两人中间的,湿哒哒的四条尾巴。

 

这尾巴不折不扣的是二宫身体的一部分,可二宫完全不懂如何驾驭。整个晚上,本该是合二为一的亲密关系转变成了一场搏斗,二宫一紧张尾巴会不合时宜的晃动,力道时大时小。不仅大野房间唯一的玻璃相框被二宫抽了个稀碎,连大野的脸也被抽了好几次。

 

 

“变成人要简单的多……” 大野在厨房煎着蛋自言自语,没拿铲子的手插在腰上,还时不时的活动一下脖子,


 

“嘛,怎么这么累啊。感觉比陪相叶雅纪练一整天打戏还累。”

 

 

 

提到相叶,大野放下铲子走出了厨房, 到客厅桌前看了一眼日历,上面标记着下一次需要陪相叶练习武术对打的时间。突然看见樱井在今天的日子上画了超大的一个红圈,还在右下角写了个智字。

 

 

大野若有所思的回了厨房,琢磨着这个大红圈的含义。

 

 

今天是大野的学院选课的日子,也是大野在毕业之前最后一次重修挂掉的第一学期课程的机会。一般学生还有一周的试听,之后可以drop掉不满意的课,但对大野来说该选什么已经毫无悬念,就那几门,反反复复的选了好几年。

 

樱井和大野说过很多次,让大野去拜访一下那几门课程的教授,至少去解开那些没有边际的谣言,什么大野缺课是自以为出名了就很傲气啊,或者看不起某某某某教授啦。樱井很清楚,大野不通过考试并不是每次考试真的很差,只是因为印象分太烂,缺课太多,成绩一般等综合因素才导致的。樱井拿起红笔在日历上圈了个大圈,还在右下角写了个智字,提醒大野要留意新学期。

 

当时大野觉得没什么,不毕业了能怎么着呢?又不是没饭吃。

 

但现在,总不能让楼上睡着的小狐狸跟着自己没头没尾的过生活。

 

 

 

做好早餐的大野悄悄上楼看了一眼二宫,看他还是香甜的睡着,就留了张字条在床边,告诉二宫做好了早饭在楼下,醒来别忘了吃。刚想出门,大野发现樱井的室内鞋不见了,深度担心樱井会把二宫的伙食消灭,又打开炉灶多做了一份给樱井。

 

  

大野是打算去拜访那位非常讨厌自己的教授的。那位教授和樱井的指导教师有那么点熟悉,樱井听说那位讨厌大野的教授认为新学期的第一天特别重要,能够看出一个人是否诚恳认真,所以大野按照樱井之前的建议在今天去拜访。

 

那老师喜欢乌龙茶,大野跑去茶庄买了最贵的。开往学校的出租车上,大野的头一阵眩晕。他知道这是二宫的记忆又开始侵蚀自己的理智,他把两只手指查到耳朵洞里用力晃了晃头。

 

“客人,您不要紧吧?”敏锐的 司机被大野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来自现实世界的声音缓和了大野的痛苦。大野一脸歉意的解释说不要紧,有点晕车,司机好心的拿出纸袋放在大野腿上,客气的说,“刚路况不好,我接下来把车开稳一点,多少能缓解。大野把头靠在车上,轻声道了谢。

 

 

 

 

 

 

 

二宫醒来,看见大野的字条十分别扭,觉得刚刚有了亲密关系就不见人影的大野非常的不解风情。

 

二宫下了楼梯,发现餐桌上没有大野提到的早餐。拖着浑身酸痛的身体,挪到冰箱前看了看,又慢慢悠悠的去了趟厨房,还是什么都没有。拿出手机想问问大野,发现手机里收到一封邮件,樱井发的,两张照片,第一张是两份早餐,第二张两张空盘子。

 

“对不起,我都吃了。“

 

二宫笑了笑,顺手给大野转发了过去。


 

“随便找点什么吃吧。冰箱那么大,也不至于都被樱井吃没了。学习好的人真是浪费能量啊,说不定全球变暖就是因为这帮优等生吃的太多。”二宫嘟囔着往冰箱那边走,觉得腿有点飘,看见客厅正中的沙发干脆直接躺了上去。 

 

“又不是很饿,何况那家伙做的也未必好吃。”

 

二宫调整好姿势,闭上眼睛,轻轻的抖动着双脚。可突然脸颊突然红了起来,紧接着自顾自的说,“尾巴,麻烦。”

 

 


 

那天过后没多久,松本邀请二宫来录音室试音。他建议二宫和相叶出双人Unit曲,二宫将在松本的策划下以影子人身份出道,只出声音和名字,但不出脸。不仅能满足二宫经济上的需求,还可以增加神秘的噱头。宣传则全部由相叶撑起,保证二宫可以好好的读书,又能省下不少费用。

 

 

 

因为相叶雅纪的电影档期,和二宫真正的合作排在了一个月之后。

 

一个月之后,松本润意外的辞去了警圝察的职务,毫无悬念的被相叶的公司请去做总监。

 

“你为什么不当警圝察了?”二宫看着松本一边吃拉面一边看他和相叶的新曲宣传PV。画面上的二宫带着面具,猜不出面具里面的人究竟是深情款款还是冷漠如霜。

“你最近怎么不去上课了?你是不是不想毕业了。” 松本按了暂停键瞟了二宫一眼。

“你怎么那么吓人呢。” 二宫笑着溜到松本身后,“狸山的案子,就不查了吗?那么多疑团。”

“疑团太多了,不想找死。而且,” 松本说着,翘起了二郎腿,又压低了声音对二宫说,“我感觉,你们几个,都是妖怪。”

二宫吓得一愣,慌忙的接腔,“什么妖怪啊,有血有肉的人好不好。”

松本扫了一眼二宫的表情,“你哥说警视厅知道我去做制作人的事儿了。调查狸山案子嘛,不是有议员的孩子,某某财阀的孩子,警视厅到时候找个机会就搞个莫须有的罪名按到我头上,不务正业,不好好查案之流的。”

“这样啊……我哥怎么知道的啊,可信吗?”二宫不知道爷爷说的是真的假的,童话故事里狐狸都特别不靠谱。外加上俗话,姜还是老的辣,二宫根本不愿意去浪费脑细胞揣摩爷爷的意图。

“他还跟我报了狸山案子的暗号,警视厅高层机密啊。你表哥到底是干什么的,感觉是个大人物。”

“蜡烛厂做蜡烛的,闪蓝光的蜡烛。” 二宫和也随便对付了一句,“说真的,我和他也没那么熟,连他的人品怎么样都不知道,只是血亲这件事确实不假。”

松本抬起头仔细看了看二宫的表情,笑了笑,“我知道你们不熟,但我知道他和你一样,都是个好人。“

 

 

二宫收到第一笔报酬的时候激动得不得了,用手机银行查了一下数目,第一次见到账户上这么多零,还用食指尖儿顶着手机屏幕一个一个的数了半天。相叶喊着要二宫请客,二宫摇了摇头把卡塞到钱包里,按了一遍确定插牢靠了,又用手摸索了好几次才收起钱包。

 

“下学期我还要交学费呢。”

 

除了大野,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都笑二宫,松本眉毛竖起来笑着质问二宫是不是认为这单曲大卖是一锤子买卖,嫌弃他松本没能力,捧个人都捧不红。二宫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请客,但要求在大野家里吃火锅。二宫不单单是不舍得请这顿饭(当然他确实也舍不得),只是想和其他人类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身体里又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种子,不想伤害无关的人。

 

 

 

就这样,一切似乎走上了正轨。大野再也没有缺课,还积极的去设计公司实习,活生生的蜕变成了个乖学生。二宫的人气大增,不论是作为影子歌手还是大野的恋人。衣服帅气了,发型也好了一些,原本就很精致的脸撑起校园红人的角色也是绰绰有余。

大野在身边的时候,两个人会在走廊里嬉闹,虽然不像一般情侣那样手牵手,但身体总是有那么一部分碰在一起。

这段时间相叶经常到樱井家里来,会睡在樱井的房里。大野认为他们在谈恋爱,但二宫觉得不是。从相叶经常带来的奇奇怪怪的花草可以看得出来,相叶不是在帮樱井抵御自己身体里的种子,就是在帮大野抵抗他身体里狐尾的妖力。

 

 

 

果然如二宫和也所想,相叶雅纪的电影开始宣传,问题就接踵而至。

 

大野不清醒的时间突然变长,会在课堂上睡着,甚至吃饭的时候倒在麻婆豆腐的餐盘里,蹭一脸辣椒酱。

二宫心疼,但又不敢多言语。每次大野醒来问二宫自己又做了什么蠢事时,二宫只是会嘲笑他睡不够。一周之后,大野竟躺在学校卫生间睡着了,被打扫卫生的清洁员发现,大野才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

这应该不是暂时的犯困,应该是承受了二宫记忆而造成的必然,而这个必然是生而为人的他无法承受的。大野粗略的算了一下,流逝的时间越来越多,已经很久没和二宫一起吃过饭了。私自盘算着要如何用最后的时间珍惜二宫,但似乎连盘算这件事情都开始力不从心,困倦将大野反复的摔进梦境里,哪怕他对现实的渴望是多么的强烈。

 

在福冈做宣传的相叶叶十分的着急,但是他懂,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问题总是要有的,总要有人失去什么,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差不多到界限了吧。“ 一天晚上,二宫爷爷突然出现在相叶雅纪住的宾馆的房间。

相叶吓了一跳,手里的采访提纲刷的摔倒了地上,“小和爷爷?“

“嗯。我孙子的事,兔医能出多少力气?“

“如果你们狸山一族能除去大野体内的狐尾的话……可能还可以考虑考虑细节。还有,带着种子的小和,没有办法在人类中间生活。小和的工作目前是和我在一起,我多少能给予点帮助。但作为学生的他我就无能为力。有些课程是不得不上的,无限制的缺课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能说明这两个异类没办法在人类社会生存。”

 

“那如果我肯帮呢?” 二宫爷爷的语气坚定,像是找到了某种答案。可这毫无犹疑的语气着实相叶下了一跳。

 

兔医家族都清楚,这种情况,能谈的上帮的,只有用狸山一族的狐尾。狸山一族的尾巴都是命,是每一位狐狸辛苦修行,甚至自相残杀得来的。相叶心里一沉,猜了个八圝九不离十。

 

“你准备到什么程度?”

 

 “实话实说,我还是挺想像之前那样把小狸崽子坑了的,可是我们家和也就那样,坑了狸崽子,伤心的是我孙子。没办法。” 爷爷坐在沙发上,“我还有7条尾巴,把小狸崽子肚子里那5条尾巴拿出来怎么样?”

 

“什么?”相叶瞪着眼睛,指着爷爷的鼻子,他知道自己的失态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你说,那我能怎么办呢?先把我们和也变成人,再把小狸崽子肚子里的尾巴拿出来,成全他们。”

“你用尾巴是可以救命,这样一来,你就算保得住命,也就变成一只普通的狐狸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你说,我怎么办呢?” 二宫爷爷用手支着下巴,望向相叶的眼睛,爷爷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这位常胜将军,第一次铩羽而归,“那可是我的孙子啊。“

“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妖医,眼睁睁的看你死在我面前吧?兔医族是善,但也是有救妖在先的原则,这种情况下我如果听了你的,为了救人而让你丧命,我也是砸了自家承传千年的招牌。“

 “那小狸崽子活不过今年的。” 爷爷用手团起一团狐火,二宫正在大野的怀里谁的香甜,大野表情很痛苦,大致是囚困在梦境中无法逃脱。“可救了那狸崽子一次,之后我孙子还是那么生生世世的难过着……”

相叶低着头没有应声。

“你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在做什么? 大家一条船上的,没必要互相拆台。“

相叶猛地一抬头看着爷爷,“你什么意思?“

“你拿什么在保护大野和樱井的生命,樱井身体的那印记,不会是用了兔医家族祖传的……“

相叶眼底闪出一丝惊讶,狐狸爷爷没理会,继续说道,“嘛,你呢,你在人类圈子混那么久,早就比我还没原则了,就不要在我这装了。”

 

 

那天晚上,相叶变成兔子由二宫爷爷带着来到了二宫和大野的卧室。

 

爷爷犹豫了很久,决定在有十足把握先帮助自己的孙子变成正常人。

 

如果将二宫和也变成人类,由于人类的身体承受不住为狐妖定制的种子,必将有松动的那一刻。只要看好时机,二宫爷爷认为凭自己的能力将种子取出并非难事。

只是在实行的过程中,为人的二宫一脸的痛苦,种子取出的瞬间,爷爷背过身去,不看二宫的脸,迅速断下一尾丢到了相叶的手里。

相叶雅纪没有想到爷爷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断尾,但是看到二宫痛苦的表情,立刻懂了爷爷的心思。他用了这条尾1/3的能量,将二宫的伤痛抚平,清除他不该有的记忆,将他从内而外变成了正常的人。又用剩下2/3的能量,给二宫做了一到结界,让二宫静静的躺在里面,不会被外面的事情影响。最后用自己的力量让二宫和也沉沉的睡下,多重保护,保证即使有意外,也不会在二宫的脑海里留下记忆。

 

只有6尾的爷爷要对抗大野身体里的5尾了。

这5尾充满怨气,而且和大野本身的精气粘连得紧密,无法分开,像是一种半人半妖的综合体。幸圝运的话,爷爷有可能变成一只普通的狐狸,不幸的话,直接化成一团焰火也说不定,对妖来说,那是通向永恒的死亡。

 

在准备送死之前,爷爷仔细的端详着二宫的脸,看了片刻,转过头去,瞪着床上睡着的大野,咬着牙齿狠狠地说。“我孙子交给你了。“

 

爷爷朝着大野的方向走了两步,“嗯。就看着狸崽子怎么对我们和也了。“

“他很善良,话又少。是个好人。“

“我知道。我还去查了他爹的财产,不然我才不愿意把我孙子变成人呢。我感觉我们和也这辈子应该不愁吃穿了,还是便宜这死狸子了。我要开始了。“

“好。” 相叶退到二宫结界背后,这也许是一场混战,他需要尽量避免误伤,否则人类的大野和二宫一个也活不了。

 

爷爷企图用妖力逼出了大野体内的五尾,那五条尾巴只是微微探了下头。但仅仅这一下,就让相叶十分的惊讶,尾巴和大野的灵魂程度粘连的让人吃惊,完全辨别不出着五条妖尾里有着人类的灵魂,就仿佛是绕在棉花里的层层纤维,连分辨清楚纹路都十分的困难,想要取出根本不可能。

 

爷爷用最大的力量再次攻击大野体内的尾巴。大野咬了咬嘴唇,紧接着,从大野的身体中钻出若干个淡蓝色的光球,绕在空气中,悬浮片刻,旋即拼成了孩童一般的人形。

 

那是一条有着五条尾巴的二宫和也,交叉着双臂在胸前,立着双目愤恨的看着爷爷和自己。相叶雅纪立刻意识到,大野整个魂魄都被这五条尾巴带了出来,床上躺着的只是一具空壳。

“你们又来害智,这次来干什么,什么时候你们能放过我们!!!!!!”幻影一般的二宫厉声说,“你不要再阻挠我们了!!!!!”

幻影二宫朝着爷爷发出一连串的狐火,狐火是浅蓝色的,像是某种蓝上点缀上耀眼的金黄。狐火烧伤了爷爷的衣袖,爷爷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抵抗。这个状态的二宫和也凝聚着对爷爷全部的怨恨,又对爷爷重逢之后的道歉以及解释一无所知。爷爷很愧疚,他总是觉得是自己害了孙子,即便被孙子的愤怒烧伤,就如同赎罪一般的忍受着。

二宫一直是个纤细而善良的人,一生千年都是温柔细心,唯独那个时刻是愤怒的,而现在的幻影,正是那个时刻的再现。

浅色的狐火逐渐的猛烈,相叶冲到在爷爷面前打了把伞。

“小和,我们不会害你。你能冷静下来吗?”

“相叶酱?” 二宫的攻势突然有所缓和,但又立刻激烈起来,“你要帮那个老狐狸,你知道他多坏吗?他害了Satoshi。”

“也许害了他的人是你。”

相叶雅纪制造出两道光芒,兔医族天生有能吸引别人目光的能力,即便对方不配合。

幻影的面前出现了睡得香甜的二宫和也和面色铁青的大野智。

“你把智君的魂魄全都抽了出来……你不能给放回去点儿么。“  爷爷小声嘟囔着。

听爷爷这么说,幻影二宫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立刻回到了大野的身体里,留下一个头靠在大野的胸口,凶恶的样子霎时间不见了,像个乖巧的孩童伏在挚爱的胸前。半睡半醒的大野伸出手摸了摸/胸口二宫的脸,低沉的喊了声,

“kazu“

幻影二宫抬起眼睛看着大野,没有说话。

“他承受不住你这么多的妖力了,我们也不可能无休止的去封印你,也封印不住了。“ 相叶对幻影二宫说,”你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想办法,救救大野呢?“

幻影二宫的目光锁在结界中的二宫和也身上,“那家伙,是我嘛?“

“是你,是按照人类生活的你。“

“过得幸福?“

“非常幸福。“

 

幻影二宫继续把头埋在大野的胸前,埋得更深了,“那我很不甘心了。“爷爷靠在墙上哼了一声,这果然是他好嫉妒的小孙子,自己居然嫉妒起自己来。

 

“他比你懂事很多,比你更加多的为大野着想。”爷爷对大野胸口的幻影说。

“我可不想输。”

“但你已经输了。” 爷爷笑了笑,“我也是因为他的善解人意,才决定成全你们的。他真的比你更珍惜大野那份的感情,更配得上大野。”

“你闭嘴!!“ 幻影二宫继续朝着爷爷和相叶发出一连串的狐火,撞击在墙壁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不好,又要出事。“

爷爷用自己的狐火缠绕住二宫的,一个一个将其熄灭。

“Kazu,他们,是好人。“  虚弱的大野捧着二宫的脸,用微弱的声音在二宫耳畔耳语。

“可是,智的精气都被我吸附了,变得很弱。即便是能够生存,也绝非会很健康,他们像把我逼出你的身体,怎么可能是好人,你太天真了。”

 

“所以我才在这里,和也,我会请兔医帮忙,粉碎我的五条尾巴,来治愈我曾经给大野造成的伤痛。”

“你耍什么诈?谁不知道狐狸是阴险的。“

 

爷爷看了一眼相叶,“这孩子这样子,我们是不是要强攻了?“

爷爷立刻断下两条尾巴,丢给相叶,“先帮帮大野吧,他现在太虚弱了,一会儿和也万一闹起来,保不准就给他小命闹没了。“

相叶手中绿色的泡沫缓缓升起,逐渐包裹住大野的身躯,大野的面色开始缓和,应该是舒服的睡了过去。

 

“爷爷?……” 看着扬起的绿色泡沫,二宫有些惊呆。

“嗯?”

“为什么会断尾?……那是你百年的修行啊……” 幻影的二宫话语有些哽咽,“你为什么支持我们了。”

 

“刚都说了,因为那位人类的二宫和也对大野真挚的爱感动了我。怎么了,你这是要服输了么。”

“那,我要怎么办。” 幻影二宫看着大野恢复了血色的脸。

 

爷爷回头看了眼相叶,“你说吧,他不信我。“

“那个,属于大野的部分,要好好回到大野的身体里,最后,属于狐妖的部分,从这个世界……消失……”

“你是,让我,离开这个世界么?“

二宫一脸狐疑的看着相叶,他越来越搞不懂对面的人是敌是友,竟然和颜悦色的劝自己去死。

“大野因为你的记忆,已经长时间昏迷了。如果你不离开他,他活不过今年的。那么你怎么打算的?继续再等他的转世?承受煎熬?只是,小和,你现在已经不是狐妖了。你只是狐妖和也记忆中的碎片,因为害怕失去而插在大野身上汲取养分罢了。“ 相叶雅纪劝着影子二宫。

 “本体不在的尾巴,本就没有什么大用。” 幻影二宫笑了笑,“幻灭掉是迟早的事。“

“所以,人类的部分回到二宫的身体里,妖的部分彻底的散去,好好的谈一次无拘无束的恋爱不好吗?“

幻影二宫沉默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甜睡的大野,又侧过头去看了看再结界里的二宫。如果没有那股妖力做的结界,两个人本该是幸福的抱拥在一起。而现在因为那抹善意的隔阂——结界,两个人出在了完全不同的时空。

 

“爷爷,要不,就散了我吧,反正您是九尾狐狸,掉了几条尾巴还可以继续修行,但是,帮我像姐姐和母亲问好。”幻影二宫当然不知道爷爷身后只剩下4条尾巴,即使一切顺利,最终也只会变成普通的狐狸。

 

“好的。和也,我答应你。”爷爷再次断下两条尾巴放在相叶手心,幻影二宫在看到爷爷断尾的时候觉得心底在隐隐作痛。

 

爷爷用力逼迫大野体内的狐尾,从大野身体里冒出的淡蓝色泡泡夹杂着暖黄的光充满了整个房间,为了让不让孙子看到自己变回狐狸的窘态,爷爷暂时保持两尾留在身后。

相叶手中的狐狸尾巴经过他的手幻化成一系列绿色的泡沫,包裹着大野体内圝射圝出的光线,逐渐将暖黄从淡蓝色剥离开,淡蓝的光球沉淀成深蓝色,附着在大野的身体上。

 

“不要走!”

睡梦中的大野突然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伸开了双臂,盯着在自己面前幻影。相叶一惊,手里的气泡大量的发散,溢满了整个房间,失去了控制。

“兔医,集中。” 爷爷朝着相叶吼叫。

 

二宫瞬间幻化成成人,他猜测这应该是大野最熟悉的模样,拥着大野的肩膀,笑着说,“我没有走哦,我就在那里躺着呢,你是做噩梦了吧。”

二宫把脸埋在大野的颈项间,大野伸出双臂企图抱住二宫,但却没有触感。二宫的头埋得很深,爷爷趁机断掉最后一条尾巴,丢到相叶的手里,瞬间变成一只橙色的狐狸,相叶使出最后的力气,用绿色泡沫隐灭了整个屋子里的光芒。

 

房间顿时黑了。

 

大野睡下了,脸上像是挂着泪痕。

相叶清除了两个人所有的不该有的记忆,用爷爷最后一点妖力还原了房间的样子。再从地上捡起奄奄一息的爷爷,抱在怀里出了大野家的门。

 

“要不,以后就养着你吧。” 相叶摸了摸爷爷的头,狐狸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来,“别哭,我很喜欢动物的,会好好养着你,而且,他们会幸福的。”

 

 

 

 

第二天大野醒来的时候,二宫还在睡着。二宫不长不短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盖住半个耳朵。大野用一只手肘撑住身体,朝二宫的方向靠了靠,又用另一只轻轻的抚摸着二宫的脸颊,柔声的说,

“早上好。”

“哦吉桑,你吵什么吵,大清早我还没睡醒呢。” 二宫翻了个身,背对着大野,吓了大野一跳。只好蹑手蹑脚下了楼,做了三份早餐,想了想怕樱井不够吃,干脆做了四份。

“怎么突然就有了小脾气了。” 大野想着今天早上怪怪的二宫和也,挑着眉毛一副小恶魔的样子,“不过,反而更喜欢了。” 大野fufu的笑着,放在一旁的手机里用低音量播放着二宫和相叶的最新单曲,大野合着缓慢地节奏一个一个的翻着四颗煎得金黄的蛋。

“嗯,这才叫生活。”

 

 

 

-fin-

 

 

 %%%%%%%%%%%

屏蔽到心塞。


 

 

最近状态也不是很好,要不一个”上班族“怎么早上八点多更同人……哈哈哈!!!!!不过也是尽了自己再不好的状态下的一份努力了。3次元也没怎么消沉,始终在加油。mua

评论(16)

热度(89)